怀远论坛   怀远文学   怀远文学:槐花泪
返回怀远文学
发新帖 回复
查看: 180|回复: 1
收起左侧

怀远文学:槐花泪

[复制链接]
楼主
     

二仙祠

榴籽
37 颗
石榴
0 个
发表于 前天 11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怀远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怀远论坛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  槐花泪

  文/赵彩丽

  老家院子里有一棵郁郁葱葱的槐树。母亲说,那是我出生那年种下的。因而我身有花香,肤如花色。可能是我生于春天的缘故吧,春天里的一切都犹如我的发肤,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萌发的欣喜或枯竭的疼痛。

  每年春天最让我翘首企盼的,就是槐花盛开的时候。在我们皖北地区,4月中旬,梨花开尽,便是洋槐花开的时节了。小时候,每天早晨我都会早早地爬起来,跑到树下仰首望着。当树上还是些细细碎碎的小青子时,就开始兴奋地企盼着。20多年时光匆匆流逝,如今已为人母的我,每到这个时节,依然还会像小时候一样。

  前些天,因公事我需要出一趟远门。临走时,槐树上只结了青青的小芽儿。我带着满心的期待离开的。没过几天,妹妹就给我发了个视频:哇!槐树像是把云朵披挂在身上,白得耀眼,白得绚烂。记忆里的槐花顿时浮现在眼前:有的像养在深闺里的小家碧玉,掩映在碧绿的叶子里,不胜娇羞;有的像略施脂粉的大家闺秀,肤如凝脂,裹着轻纱;有的像充满才情的绝世佳人,身着一袭白裙,在月光下温柔似水,在阳光下热情似火……视频里,只见父亲骑在院墙头上,手里擎一根长长的竹竿,竹竿顶上绑着一把镰刀,猫着腰,艰难地在削着槐米。你看看哟,已经年过花甲的老头儿还像长不大一样,脸上闪着快活的笑容。母亲则提着篮子昂着头指挥着,这儿指指,那儿点点,阳光在她脸上闪烁着。唉,记忆里那个捋槐花的总是我。我似乎闻到了槐花那甜甜的香味了,笼罩着那个沉寂的乡村,飘荡在我记忆里的四月。

  朋友圈也是炸开了锅:有跟槐花合影的,映得自个儿也冰清玉洁的;有的用相机把它投射到蓝天白云里,或者投影到碧湖里;有的使劲拽着槐树的胳膊,费力地捋着槐米;有的已经用各种方法把槐米做成了美味食物,蒸、炒、烙……看着这些,我可是归心似箭啊!仿佛看到自己骑在槐树上,拿着镰刀,把一簇簇槐花削下来,一群小伙伴在树下捋槐花,忙得不亦乐乎。偶尔还会把槐树椭圆的叶子放在嘴边,吹着只有春天才能听懂的调儿。

  公差任务终于完成,我急匆匆地往家里赶去。车子就要驶入村庄了,一股淡淡的,甜甜的味道扑鼻而来,这是家乡的味道。我闭上眼,贪婪地嗅着这久违的味道,从鼻腔到肺腑,直达心里。我又赶忙睁开眼,寻找那圣洁的身影。村头就有一棵,心想着千万要给我留点,别捋完了。我从车窗向外张望,眼前的情景却让我愣住了:树枝不再是向上伸展的模样了,它的胳膊全都折断了,向下耷拉着,横错着,露出了森森白骨,只连着点皮肉,周围还堆放着它的断臂,残枝。地上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白色,我想,那肯定是槐树流下的眼泪吧。不是嘛,从严酷的冬季一路走来,终于盼来了这久违的春天,就在它蓄势要绽放自己的美丽时,突然被人折了手脚,甚至拦腰折断,它该有多疼啊!它该有多么惊恐,多么失望啊!那点点白色的眼泪又能唤醒些什么?只能模糊了春天的眼睛。

  车子缓缓地行进,路边的槐树皆遭遇了这样的浩劫,我觉得自己的翅膀也折了,心里好似压着一块石头,硌得心疼。心沉沉的,渐入谷底。突然,一阵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,眼前白晃晃的,刺得眼疼。一棵挺拔的槐树正在碧空下挥舞着手臂,手里还擎着“啦啦操花球”,体现着自己的青春活力和健康向上的精神。我我一下子从沉重萎靡的状态下满血复活。母亲迎上来说:“丫头回来啦?看看吧,就剩你张大娘家树上的槐花了,她看得紧,护得牢,不让人捋。旁人都说她小气,可谁又能明白……”说完,叹了口气回屋了。这时就见两个外村来散步的人惊奇地说:“这槐花怎么没人摘呢?长得多好啊!”说着,就开始上手扒拉树枝了。张大娘匆匆赶过来,脸色阴沉,不露一点笑意:“你们干什么?这槐花我自己家都没舍得吃一口。你看,去年都被大家拽得死了几棵了,你们不心疼,我心疼!”随着她的手指,我看到了两棵枯木,被拦腰折断,断口处有撕裂的疼痛。那两人听后,无奈地离开了,嘴里还嘀嘀咕咕的。张大娘抬头注视着她的槐树,满目慈爱,像看着自己的女儿般,好久,好久……

  我被张大娘的举止深深打动,虽然大家都说她病了,有村民传言说大娘得了抑郁症,但我们正常人又做了些什么呢?万物皆有生命,我们在享受它们的馈赠时,希望能多一份柔软,多一份怜惜。如果我们能感受到它们的疼痛,听到它们的心跳,我相信,我们会更加和谐地拥抱。

  我轻轻地走到树下,那绚烂的白洗涤了我的心灵。一阵风来,幽香扑鼻,一只只穿着白裙的精灵自天而降,旋转着,飞舞着。我想它们是自由的,快乐的。我闭上眼,花瓣落到我的脸上,肩上,甚至心里,化成了点点晶莹的泪滴。

  点评1:槐花,大自然的恩赐。人类的饮食因为时代的变迁,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文本中,槐树的伤痕累累,正验证了人类贪婪的欲望在日益增加。自然的馈赠与人类的索取存现出反比例的态势。
  点评2:现在人们的生活已经是锦衣玉食,可每年春季,乡村人还是好那一口香甜的槐花。现在写槐花,绝大部分从乡情从恋旧落笔,作者却另辟蹊径,从人们不加控制地捋槐花以至造成了槐树的死亡写起,如此一来,避开了常见的那种俗套,立意高出一筹。这点难能可贵。这种写法,可能不一定符合党报副刊方面的要求,可我们为文,还是应该由心而发。生态文学征文,更着重的是人类行为与大自然之间的生态链,相互的影响与共生。此文不足之处,是挖掘深度不够,未能做适当延伸,触及更深刻的层面。
  点评3:谁说“一壶秋菊一身雅,满院槐花满口香”?应怜玉串妆村舍,莫采槐花作鲜尝。你看,雪色凝脂存月韵,娇姿含露净红尘。留一树槐花给暮春吧,人的口舌贪得太多了,给眼睛给心灵留点儿念想。
  点评4:行文用情颇深,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的质朴、善良以及对美好事物的眷恋和向往。
  点评5:罗利民老师有一首写香椿的诗,和赵老师的散文意旨上异曲同工,都写到了人类向自然索取时的暴力与残忍。令人深思,给人警醒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
三圣寺

榴籽
773 颗
石榴
0 个
发表于 前天 11:41 来自:怀远论坛APP | 显示全部楼层
怀远论坛APP下载
别拿你的木马,挑战我的密码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返回怀远文学
发新帖 回复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